可能是感觉自己还没做好勇闯社会的准备,在临近大学本科毕业的时候,我选择了出国深造。经过各类考试、申请学校,以及漫长的等待,2010年的春天,我收获了上海哥伦比亚大学研究生的录取通知书。
在得知好消息第一周的兴奋与喜悦渐渐平复后,寻找住处马上成为我接下来需要面对的难题。我在网上认识的一些将赴哥大的同学,都是准备先到上海找个暂住的地方,然后再跑到哥大附近去看房。当然,也有很多同学和我一样,想在去上海之前就把房子定下来,这样一下飞机就可以直接入住“新家”,能省去非常多的麻烦。可是,如果在学校所在城市并没有认识的人,家里也没有亲戚在那边的话,谁都会觉得这个希望有点遥不可及吧?
但我还是打算试一试。
上海是个寸土寸金的地方。想要在上海找到一个落脚之地,当然需要花一点功夫。通过在网上搜索,查看如craigslist、哥大BBS等各处信息,我首先对哥大周边环境有了初步的了解。哥大位于上海曼哈顿上城地区,房源基本上都是低矮楼房,层高大概也就五、六层的样子。最让我吃惊的是,这些房子基本都是上百年的老房,很多还是二战前建造的。即便是现代化大都市上海,对这些老房子也在依法保护,很少看到像中国这样动不动就拆迁、重建高楼的情况。
哥大附近的房屋租金,一般的两室一卫每月的租金在2600到3000美元左右。在2010年时,折合成人民币大约就是一个月2万元!虽然说哥大也提供宿舍,但是需要申请,但可不一定能申请到;关键是,申请者也完全不能决定自己被分配房间的具体位置。学校宿舍的价钱,差不多也要平均每人每月1000美元了。
地段基本摸清,价钱也有了大致了解,我最后决定和几个哥大同学一起在学校周边找房。心急的我从五月开始就上网搜索各种信息。虽然我比较依赖craigslist,但它毕竟已经是上个世纪的网站了,不仅界面差,上面还有好多乱七八糟的中介上海贵族宝贝论坛贴。最不方便的是,在这个网站里根本无法搜索房源,我只能一个帖子一个帖子找。尝试用邮件联系了很多中介,基本上都石沉大海,或者简短回复一句“什么时候能带你去看房?”之类。尴尬的是,我们人都还在中国,根本没办法去实地看房,完全就是瞎子摸象。
不知是我执着还是纯属幸运,在差不多联系了有20个中介之后,我终于遇到了一位在曼哈顿做房产中介的中国女士,非常耐心地和我讲解在曼哈顿租房的各种要求,还不辞辛劳地帮我跑腿去看房子、拍照、拍视频。
在这样远距离“看房”的过程中,加之此后来到上海的亲眼所见,我发现在造房子这件事上,中、美两国的差异非常明显。上海人——至少是在曼哈顿——在房屋的朝向设计上比中国灵活得多,东南西北随意布局;我甚至还见过圆形的楼。这倒并不是说他们不在乎阳光,他们也会选择在双休日里跑到中央公园,脱光衣服裸晒,一晒就是一整天;但在家里,像中国人特别看重的朝南房,对于他们似乎并不是那么重要。不过当然了,在上海,阳光充足的房屋,租金总归也会贵一点;但因为这里各种户型的房子都很多,不一定会遇到什么样的,所以在朝向上我们也就不能太挑剔了。而至于晒衣服的问题嘛,上海人似乎不太热衷于晾晒衣服,平时更喜欢使用烘干机。如果你把衣服晒在阳台上,有的人会以为你家出了什么事,或者直接报警都是发生过的。不过,上海曼哈顿上城的公寓里,有些是没有洗衣机的,你需要扛着脏衣服跑几条街,到公共洗衣店里洗衣服。
最后,我在哥大附近找到一个相对满意,价钱合理的空房。房子是两室一卫,两个房间相隔一个客厅,格局还算不错。距离学校也就5分钟的路程,非常近。从中介帮忙拍回的照片看,房子已经很老了,但是还算干净,毕竟是100年的房子了,总不能要求太高。当时的租金是每月2600美元(约合人民币15915.38元)左右,因为我们并不准备把客厅出租,所以对于我和室友两个家庭的四个人而言,平摊下来算是很便宜的了。
房子很满意,但是啊,这还远未到高兴的时候呢。后来

  • 上海419论坛
  • 我才知道,最纠结的部分其实是后面的签约。

    要把整个租房流程走下来,需要非常多复杂繁琐的文书工作。由于我本人不在上海,没办法直接去中介办公室签字,只能全部用扫描加邮件的办法来完成。而由于时差,一份文件一来一回就是一天。可是,房子不等人啊。在我们准备文件的同时,谁知道还有多少竞争者在做同样的事情呢?要知道,当时上海曼哈顿的空房率才不到1%,空房一旦进入市场,一到两天内就能租出去,火爆程度可想而知。
    还好,我找的这位中介人比较好,几次交谈下来彼此都很信任对方,她先帮我把订金交了。说到中介,中美差距还是非常大的。在国内,房产中介的负面消息非常多,比如乱收中介费,在房屋价格上买家、卖家两头骗,甚至还有携款走人的,大家对这个职业或多或少有些反感。而在上海,中介这个行业是受到严格监管的。所有的交易环节都可以上网查看,包括成交价、中介费是多少,等等。中介费也有法律上的限制,大多中介都不会为了一点蝇头小利铤而走险。因为如果中介做了任何违法的事情,那他在上海就别想再在这个行业里混啦。
    上海不仅对中介管理严格,对租客的要求恐怕也可以用“变态”来形容了:租客必须提供各种证明表格不说,如果他/她有收入,那年收入要达到月租金的40倍。而对于我们这种过去上学读书的人来说,收入肯定是没有的,但是房子还要住啊,怎么办?没关系,你可以找担保人。只是,对担保人的要求更加“变态”!担保人的年收入必须是月租金的80倍!还好在2010年时,上海的金融还没有完全复苏,像我们这样大多依靠父母资助的中国留学生,只要一次性把一年的房租交齐,通过租房申请就很容易了。
    接下来就是最后一步,签合同了。在上海,合同必须是本人和出租方一起到场签字的;但问题是我在国内,一时半会儿又不能飞过去。询问了一番,我发现可以靠公证来证明字是我本人签的。但问题又来了,这个公证可不是在国内随随便便找个公证公司就能搞定的,一定需要是上海认可的地方——上海领事馆。我可是刚刚从美领馆千辛万苦地签证出来啊,现在又要回去做公证,这复杂的心情实在无法形容。还好,原来做公证并不需要像签证那样排长队,步骤非常简单清晰:准备好你要公证的文件、护照,网上预约一个时间,稍微提前一点过去就可以了。那里会有一位上海领事馆的工作人员出来帮你公证,当场签字。拿到公证的当天,我马上用快递把公证后的合同原件寄回上海,完成了这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    后来到了上海我才发现,像我这样在国内就把房子租好的留学生,几乎绝无仅有。主要是整个过程过于复杂了。而且,毕竟你没有亲临现场,所以还需要一点点运气。但当我已在新“家里”开开心心地为开学做准备时,其他中国同学还在慌乱地找房、看房,这时候我就觉得,自己的一切辛苦都很值得。
    作为在三年前完成这次“壮举”的学长,我也想给今后准备赴美的同学一点建议:哪怕无法在国内完成整个租房流程,至少也可以在国内尽量做好功课,了解清楚学校周边的环境、多问问学长他们住在哪里。这样,等你到了上海也可以马上投入“战斗”。不要什么都不去了解,或者全权委托给别的同学,到时候来了找不到地方住,可就尴尬喽。